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---动态
《汉字,不需要拼音化》视频教材之六(有习题)
发布时间:2016-05-27    浏览量:

第六讲

汉字拆分规则


各位朋友:大家好!

今天,我们讲最后一讲“汉字的拆分规则。”

文字性特性给出了汉字拆分的依据文字性部件,稳定特性分析了文字性部件拆分汉字时内因与外因的作用,万事俱备,我们终于可以直面汉字拆分问题,来者不惧!

(脱稿)示意图表达得很清楚,内因为主、外因为辅,4种要素影响着汉字拆分的结果,那我们就以内因为纲,梳理各种情况。3大规则、6个问题,涵盖了小字符集中所有的汉字结构情况,也最终找齐了最小“字部件和常用偏旁”。

这一讲,我们以例子为主,小字符集中以往说不清楚的特殊字例都拿出来分析一遍!


(一)基本规则(本讲的部件均指字部件和常用偏旁

规则1  全由部件组成的结构,可拆。

全都是模块,这是最理想,也是最简单的情况。

例1:

完——“宀,一,兀”;

田——“口,十”;

扁——“户,冂,艹”;

——“几,又”。

规则2  无可拆分的部件,不拆。

这其实就是判定定理。

规则1说的是全部件情况,规则2说的是无可拆分部件情况,均未涉及稳定特性,是最简单的两种情况。

下面讲的规则3,是本讲的核心内容。当部件与“笔画部件”相邻时,有4个结论。

规则3-1  “部件与笔画组合”端连、正闭合时,不拆。

例2:成有“戈”,(熙)有“口”,一个是端连,一个是正闭合,不能拆分。

这种情况极为少见。

规则3-2  单笔部件,环境理想时可拆。

解析:单笔部件是不稳定的,要独立存在,环境必须理想。3要素中只要有一个限制拆分,它就不能独立存在,仅当“多笔笔画部件、彼此离散、非内外关系”同时满足,才能独立存在并拆分汉字结构。

例3:

丽——“一,”;

丝——“,一”;

乞(乙),不可拆。

   引出稳定性问题的例2“士、兀、干、下、天、再、生、正、丙、亚、灭、闩”,均不可拆,是最小部件。

规则3-3  “对于成型(多笔)部件,只要不与单笔画粘连、内外,可拆”。

   解析:成型部件的独立性最强,因此,它“抗外界干扰能力强”,不考虑“部位关系和连接关系”的影响,稳定性也只受单笔画的影响。

例6:

页——“,贝”;

是——“曰, ”;

班——“王, ,王”。

不可拆实例:

陋(丙)、断(米)、继(米)、自(目)、乏(之)、壬(士)


规则3-4  “偶型(两笔)部件,有一个限制条件时,可拆”。

最复杂的就是这一情况了。

解析1关于逻辑

单笔部件要求环境理想,而偶型部件比单笔部件的稳定性强,所以,有一个限制条件时(比理想环境少一条),仍可独立存在;而有两个限制条件时,就不能独善其身了。这是正常的逻辑关系,容易理解。

解析2:关于堆积型

首先,这里要补充一个内容,不然下面的内容不好理解。在介绍五个公理的推论时,讲过一句话“经过几个月的苦苦思考”,这不是噱头,是真实的经历。单纯地从五个公理出发,在技术上什么也推理不出来的,看不出有什么意义,研究也处入停滞状态。后来就想:笔画对汉字而言好比化学的元素,那么,五个公理就应该是汉字结构的“微观机理”,对应地,宏观上汉字有什么特性呢?汉字有两个特性:

第一,人造的。汉字有6种造字方法,即“六书”,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转注和假借

第二,公认的。这一点很重要。汉字的结构再不稳定、再松散,比如“八、氵、川、小”,笔画都是离散的,那它也是完整的,因为公认、有生命;笔画组合的结构再稳固,也没用,没有生命。所以,我们有结论“汉字和常用偏旁,是笔画组合是否完整的宏观标准。”微观机制和宏观标准相碰撞,才有了五个公理的推论。五个公理向汉字回归了,它的意义与价值便凸现出来了。

同样的,模型也是从笔画的角度出发,描述的也是微观的道理,而且,它是用来描述字部件和常用偏旁的,笔画组合借用它描述自身的稳定性,因此,是存在差异的。比如,成型是稳定的,成型的汉字和常用偏旁,微观上稳定、宏观上完整;而成型的笔画组合,微观上稳定,宏观上不完整,因此,它的稳定性就不如成型的汉字和常用偏旁,差了一个档次,而最不稳定的堆积型就有降档的必要了。

鉴于两笔部件对环境高度敏感和依赖,我们从成型的笔画组合中,细分出一个堆积型。

堆积型:没有交叉连接关系的多笔笔画组合。

它是笔画的简单堆积,在多笔笔画组合中是不稳定的,因此,我们认定:

第一,它在离散情况下是稳定的

第二,在粘连与内外关系时,稳定性降档,按偶型对待

为了引出堆积型,用了674个字。

解析3:关于斜连

在连接关系中,斜连是限制力最弱的。我们认定:

第一,它能影响到单笔和两笔笔画部件;

第二,对稳定的“交叉多笔”笔画部件不构成影响。


下面,我们以笔画部件的稳定性为纲,分两类分析。

例4:

当笔画部件是稳定的“交叉成型”,适宜拆分时:

仅当限制拆分的“直连”(“斜连”不是限制因素)和“内外”关系同时存在时,不可拆;其它情况可拆。

发——“,又”;

匆——“勹,

击——“,凵”;

叟——“,又”。

皮(又),不可拆。

例5:

当笔画部件是不稳定的“两笔和堆积型”,限制拆分时:

只要存在“粘连”(“斜连”是限制因素或“内外”关系,不可拆。仅当“离散”(无粘连、内外关系)时,可拆。

化——“亻,匕”;

以——“ ,人”。

不可拆分实例:

函(凵),辰(厂),亦(亠),疋(人),午(十),贝(人),今(人),严(厂),兴(八)。


二、规则的应用

以上述规则为基础,我们针对6个问题推导出更具体的结论,让汉字拆分方法更具操作性,更完善。

(1)单笔画独立存在的条件

结论1

   同时满足“与部件相邻,不粘连,非内外关系”三个条件时,也是环境理想时,可拆。

例7:

旧——“丨,日”;  

孔——“子, ”;

候——“亻,丨, ,,大”。

“撇、捺”在小字符集中,没有独立存在的情况。

   引出稳定性问题的例1“、广、亡、叉、勺、大、凡、乇、千、壬、自、无、禾、乏”,不可拆,是最小部件。


(2) “一”的定位

“一”很特殊,既是笔划横,又是部件“壹”,对它如何定位,将直接影响汉字的拆分结果。

结论2

离散时(无粘连、内外关系)是部件;其它情况是笔画。

例8:

在“言、疆、德、丝、亍、纟、亏”中,一,均以部件身份参与结构的拆分。但在“纟、亏”中,根据规则3-2,“一”不可以拆分。


部件不应破坏其它的部件结构,而多笔部件又极易识别,所以,我们有下述规则。

结论3

“一”与“多笔部件”粘连构成“笔画部件”时,若“一”不与其它结构上下粘连(边界清晰,易于识别和拆分),可拆。

例9:

拜——“手,一,丰”;

贵——“中,一,贝”;

“演、余、示、隆、得、师、威”等,均可拆。


(3)关于“准部件”

所谓准部件,意思是:“不是部件,但是能起部件的作用”。引进准部件,是因为它们的结构稳定,可以帮助我们拆分汉字。准部件有两种:

①非包容结构的正闭合型

例如:

“鹿、革、面”三字中的 、 、 ,是准部件;

   “艮”字中的 ,是包容结构,不是准部件。

②多笔部件与某一笔画“交、连”而成

例如:“囱、老、系”三字中的 、 、 。

(推论:多笔部件与不可拆的数个笔画“交、连”而成,也是准部件。如:“棘”中的“”)

结论4 

   准部件的拆分功能等同于多笔部件。

例10:

“考、面”均无部件,引入准部件后,两个字均可拆分

考——“ 、丂”;

面——“丆、 ”;

准部件与部件的区别:

第一、准部件不具备文字性;

第二、准部件提供的编码信息是笔画信息,不是拼音信息。


(4)关于“层”

前面讲过,汉字部件之间的部位关系不是单一的。如“”中的阝是与“”成左右关系。

层  由同一部位关系、同一连接关系组成的,可拆分的结构,称之为“层”。

显然,“层”在汉字结构中的稳定性远比部件强。

结论5 

   “横、竖、折” 与层相邻时,可拆。

规则解析:单笔划与多笔部件粘连时,是不可拆的。但是,“层”的独立性远比部件强,于是,它们与“层”粘连是可以拆分的。

例11:

买——“折,冫,大”;

亟——“了,口,又,一”;

虱——“乙,撇+中, ”;

卖——“十,一,冫,大”(买,是合体字);


特例 下面五个字(及其组成的合体字)中,“一”因为能与相邻部件构成“层”,坐标码允许其拆分。

      后(,一,口);    卮(,一,);

    司( ,一,口);  咸(戊,一,口);

    威(戊,一,女)。


(5)关于汉字拆分的优先顺序

结论6

离散优于粘连,斜连优于直连;部件优于笔画组合,大部件优于小部件,多笔部件优于两笔部件,正选部件优于归并部件。

例12:

卡,可拆成(上,卜)和( ,下),由于“ ”是“卜”的归并型元,所以,第一个拆分结果正确;

圭,可拆成(土,土)和(十,王),根据“多笔部件优于两笔部件”,第一个拆分结果是正确;

敖的左层,可拆成(, )和( ,万),根据“斜连优于直连”,第一个结果正确。


坐标码的编码理论和编码方法,到这里就全部介绍完了,如果你有什么问题,可以通过网站进行进一步的交流,希望坐标码能够成为您的好帮手,感谢您的观看,我们再见!


版权所有:沈阳平宇科技有限公司   备案号:辽ICP备16006081号
电话:18302457806 邮箱:ypzbm@vip.163.com
网站建设:恒昊互联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