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---动态
《汉字,不需要拼音化》视频教材之五(有习题)
发布时间:2016-05-27    浏览量:

第五讲

汉字结构的稳定特性


各位朋友:大家好!

今天,我们讲汉字的第二个特性。

在前两讲里,文字性特性解决了汉字拆分的一系列难题,摧枯拉朽、势如破竹,好不痛快!其实,它也有鞭长莫及、力不从心的地方。我们来看实例。

1

冫()、厂(广)、亠(亡)、又(叉)、勹(勺)、(大)、几(凡)、七(乇)、十(千)、

士(壬)、尢(无)、目(自)、木(禾)、之(乏)。

它们的特征是:文字性部件与“不交叉的单笔画”组合成新的文字性部件。这里强调一下:前9个都是“两笔部件”。

再看一个例子。

2

士、兀、干、下、天、再、生、正、丙、亚、灭、闩。

它们的特征是:汉字与不交叉的“一(或横)”构成新的汉字。

文字性特性的“五个公理”和“文字性特征”没有限制它们,它们是可以拆分的,但是,拆分了会是什么样呢,大家可以想想看……。

弊端极大。

第一,汉字结构将出现“碎片”化现象,汉字结构的简洁与清晰将受到严重影响;

第二,汉字部件“一目了然”的特征也将受到冲击,不利于部件的快速识别。

例如:

主——丶/王;

王——一/土;

土——十/一。

果真如此,汉字拆分就太难了。文字性特性允许拆分,而事实上不应该拆分,这一现象传递出一个信息:在文字性特性之外,还有一种未知的力量在左右着汉字结构。

在论证文字性特征时,我们强调过“文字性特征”是所有文字的共性。共性是指同一类事物共有的性质,有共性,就一定有个性,即独特的、区别于同类事物的性质,因此,指望文字性特性包打天下,解决所有问题的想法是错误的,这个未知的力量很可能就与汉字个性有关。

汉字部件与字母确实存在一个重大区别。在拼音文字中,字母永远是字母,汉字部件则不然,同一个部件在这个字中是部件,在另一个字中可能就成为另一个部件的组成部分。比如:“木”是汉字的一大部首,木字旁汉字有500多个,它在很多汉字中独立存在,但在“禾”木中是不能独立存在的,是“禾”的组成部分。

汉字究竟有怎样的个性呢?针对汉字这一现象,我们引入“稳定性”概念。“稳定性”是指文字性部件在汉字结构中独立存在的能力。


一、汉字部件模型

1、汉字部件的稳定性

汉字是笔画构成的,形象地说,汉字是笔画“生产”出来的。笔画是“原材料”,文字性部件是“零件”,汉字是产品。

从原材料到零件,是一个笔画数量增多的过程,随着笔画的增多,原材料特性在递减,产品特性在递增。这就好比用砖头盖房子,随着砖头越砌越多,门出来了、窗户出来了、房间出来了、楼梯出来了,它就越来越象房子,而不是原材料了。因此,笔画数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参数。但这只是一个定性认识,没有操作性,这其中有没有可操作的量化关系呢?

我们来看一看。

(1)单笔状态

一笔生产的文字性部件只有2个:

一、乙。

很显然,这是特例,并不能改变笔画的材料特性。

(2)两笔状态

五个基本笔画,两笔能生产多少个文字性部件呢,大家猜猜看,5秒钟。估计猜到十几个就不自信了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37个。汉字部件最终是333个,超过10%了:

八、卜、厂、刁、刀、丁、儿、几、九、乃、七、力、了、人、入、乜、又、十、匕,冂、卩、冫、讠、廴、匚、凵、厶、亠、冖、刂、勹、阝、亻、丷、ㄨ、、。

两笔部件数量之多出乎意料,而且,它们在汉字结构中大量地独立存在,这说明笔画从“原材料”向“产品”的转变速度是惊人的,是突变,不是渐进的。另一方面,汉字部件在汉字结构中不能独立存在的情况,也主要集中在两笔部件身上。

冫(丬)、厂(广)、亠(亡)、儿(兀)、又(叉)、卜(下)、勹(勺)、(大)、几(凡)、七(乇)、十(千、干、士)。

突变,在汉字结构中即大量地独立存在,又集中体现不能独立存在的情况,这就有味道、有意思了,离真相不远了。我们再看看3笔的情况。

(3)三笔状态

三笔构成的文字性部件有73个,超过20%了:(P)

才、叉、川、寸、大、凡、飞、个、工、弓、广、干、及、己、巾、久、口、马、么、门、女、乞、千、刃、尸、士、巳、山、上、勺、土、丸、万、亡、卫、夕、习、下、小、丫、已、义、于、与、丈、之、子、丌、兀、乇、弋、彳、孑、孓、幺、丬、宀、屮、囗、巛、忄、犭、纟、饣、廾、彐、彡、辶、夂、、氵、扌、艹。

而且,三笔及多笔部件,结构完整性很高,易于识别,在汉字中不能独立存在的情况很少。

经过综合分析,可以发现单笔画以“材料性”为主,多笔部件(含三笔)以“成品性”为主,只有两笔部件既有材料性,又有成品性,“墙头草,两边倒”,这叫“双重性”,这个“双重性”浓缩了从原材料到成品的过渡过程。而且,单笔、两笔、三笔,量化关系出来了,边界很清晰,易于操作,这样,我们就有了描述汉字结构稳定性的工具——“汉字部件模型”。

2、汉字部件模型

珠穆朗玛峰海拔8844.43米,但是我们依然说地球是圆的,因为,它远远小于6378.2公里赤道半径,这个精度在很多场合足够用了。“突出主要特征,忽略次要因素,用以指导实践”,这就是“模型”研究方法,被人们广泛地应用。

文字性部件在汉字结构中独立存在的能力,我们用“稳定性”这个概念来表示,根据前面的分析,我们可以建立汉字部件的“模型”:

“单型”,由一笔构成,稳定性“极差”

“偶型”,由两笔构成,稳定性具有“双重性”

“成型”,由多笔构成,稳定性“极强”

木和目,都是稳定性极强的成型,却在“禾和自”中不能独立存在,这说明部件在汉字结构中能否独立存在,不仅取决于自身的稳定性,还受到环境的制约,一切事物都不是孤立地存在,这就涉及到“内因与外因”的关系,哲学也是无处不在呀。


二、影响汉字拆分的环境“三要素”

关于“内因与外因”的关系,最经典的就是鸡蛋与石头的例子:

鸡蛋能孵出小鸡,石头不能,说明“内因”是最关键的;没有合适的温度,鸡蛋也孵不出小鸡,说明“外因”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,但它是第二位的,而且,只有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。即:“内因是根据,外因是条件,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”。

汉字拆分也是这个道理。文字性部件是拆分汉字的依据,是主体,它自身的“稳定性”是内因;它与拆分对象笔画组合彼此之间的关系,是影响拆分结果的外因。具体地,有三个方面的关系,简称环境“三要素”

(1)拆分对象的稳定性;

(2)两者之间的部位关系,即位置关系;

(3)两者之间的连接关系,即结合方式。


1、拆分对象的稳定性

拆分对象的稳定性对拆分结果有什么样的影响呢?简单点说,就是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。笔画组合的稳定性,我们借用文字性部件的模型工具来描述。还是以“木”字旁为例。“木”字旁很稳定,但是,不稳定的单笔画“丿”,却让它成为禾木旁“禾”的一部分,稳定性的影响至关重要。

2、关于部位关系

部位关系,指彼此之间的位置关系,或者说是“摆法”,它有三种基本关系。

①左右关系

多方左右排列的位置关系,称左右关系。

如:树、侧、掀、浙、林、叶、对、的、们、汉、代等。

②上下关系

多方上下排列的位置关系,称上下关系。

如:案、言、急、意、亭、喜、吕、歪、吉、舌、炎。

③内外关系

内外关系也称包容关系。

如:区、闭、左、凶、国、同、句、岛、达。

汉字结构通常是由这些部位关系组合而成的,如:“韵”是左右结构,左边的“音”又是上下结构;“恩”是上下结构,上边的“因”又是内外结构。

人们称汉字为方块字,因为,每个汉字基本上都呈现出方块形状。同样道理,每个部件也都是一个方块,占据着一个方块形的平面空间。

依据人们的视觉习惯,“左右”和“上下”两种部位关系中的部件,在空间、视觉上,彼此并列,没有影响,所以,适宜拆分;而“内外”部位关系的部件,彼此的空间有重叠部分,因而,对拆分有限制作用。

部位关系结论:

左右关系、上下关系,适于拆分。内外关系,对拆分有限制作用。


3、连接关系

连接关系,是指部件之间的“结合方式”。

分三类:离散、粘连和交叉,五个公理规定“交叉不拆”,所以,我们只讨论“离散、粘连”两种情况。

很明显:

离散,适宜拆分;

粘连对拆分有限制作用。

粘连,又可以细分成4种情况“正闭合、端连、直连、斜连”,限制力度有很大区别。

闭合两者组成正闭合型,称正闭合

至少三面是由横、竖线段构成的闭合型,叫正闭合型

如:田,“囗”与“十”。殷之“

端连

如:成,“戈”与“ ”。

直连: 两者之间粘连笔画的关系均是“直连”关系。

笔画横、竖线段之间的粘连称“直连”

如:系,“”与“小”。

斜连两者之间存在“斜连”关系。

(有笔画撇的粘连称“斜连”

如:,“”与“十”。

依据人们的视觉习惯:正闭合中的两个部件,多点相接,是一种紧密的连接方式,不适宜拆分;平稳、端正的结构是稳定的,所以,直连比斜连更紧密。关于端连,五个公理已有结论,因此,有如下结论。

连接关系结论:

“正闭合和端连”是紧密连接方式,限制拆分能力强;“直连”次之;“斜连”最弱。

“模型”描述的是内因,环境“三要素”分析的是外因,两者相结合就可以全面科学地评判汉字结构拆分结果。我们把这个综合评价体系称为“汉字结构稳定特性”。即:

汉字结构稳定特性  =  模型 + 三要素


汉字结构是复杂的,很玄妙,但是,有了汉字的文字性特性和稳定特性,我们终于可以站在规律的高度,对汉字结构进行理论的解析。用先贤老子的话讲,就是“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”!究竟如何拆分汉字结构,我们将在最后一讲中专门阐述。期待下一讲再会。

谢谢大家!


版权所有:沈阳平宇科技有限公司   备案号:辽ICP备16006081号
电话:18302457806 邮箱:ypzbm@vip.163.com
网站建设:恒昊互联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