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---动态
《汉字,不需要拼音化》视频教材之二(有习题)
发布时间:2016-05-24    浏览量:

上一讲,笔画平台给出了五个公理,最小汉字部件浮出了水面。这一讲,我们到第二个平台看看,能有什么收获。

2、部件与文字性特征

部件,是我们认识汉字规律的第二个平台。

汉字部件有三种类型:字部件、常用偏旁、笔画组合。常用偏旁多由古汉字演化而来,大都具有一定的含义,属于“准文字”。比如,“金字旁”汉字一般和金属有关,“三点水”汉字多与水有关等等,所以,我们将“字部件和常用偏旁部件”统称为“文字性部件”。这是一个概念。

依据前面介绍的《汉字信息字典》提供的研究数据,该字典收字7785(含国标小字符集),构字部件623个,其中,361个“字部件和常用偏旁”占汉字结构约94%的比重,而262个笔画部件仅占汉字结构约6%的比重。

由此,可以提炼出极为重要的一个结论。

文字性特征:

汉字结构是以字部件和常用偏旁部件为主,以笔画组合部件为辅构成的”。

这就是一个统计规律。这个特征是非常明显、非常直观的,统计规律是不需要再论证的,但是,我们还是要进一步地予以论证,因为它非常非常的重要。

从古汉字看。汉字最初是象形字,最早诞生的象形字意思简单,是没有拆分意义的“独体字”,这时笔画还没出现呢;随着汉字的增多,人们要表达的意思趋于抽象和复杂,出现了由两个以上独体字构成的、能够拆分的“合体字”。比如(P):“人(亻)在树(木)旁,是‘休’,休息的意思”,这是一个会意字。在汉字初期,构成汉字结构的基本单元是独体字,扼要地说,就是“汉字是由汉字构成的”,准确地说,就是“复杂汉字是由简单汉字构成的”,汉字呈现出百分之百的文字性特征。

汉字从甲骨文、金文、篆书、隶书到楷书,又从繁体字到简化字,在漫长的演变过程中,一部分汉字变成了不能独立成字的“常用偏旁”(在大字符集中,它们还是汉字,因而,本说明仅针对人们日常所用的小字符集);同时,也出现了很多非字、非常用偏旁的“笔画组合”(在大字符集中也可能是汉字)。然而,就“笔画组合”而言,它们在汉字结构中出现机会很少,总共才6%吗,改变不了汉字结构的文字性特征。

从文字领域看。“文字性特征”是所有文字的共性(P)。以英文为例:blackboard\ballpen,都是由两个单词构成的组合词。组合词、前缀、后缀、词性变形,都是文字性特征。

从思维方式上看。联想,是人类共有的思维特性,也许这是文字具有“文字性特征”的基础。“人类失去联想,世界将会怎样?”这是联想集团早期的广告词,很妙啊!我就用过很多台联想电脑。一个没有文字性特征的文字,每个字或单词孤立地存在,人类是无法掌握的,只能是天书。

经过这一番论证,“文字性特征”不仅汉字有,还成了文字的共性,事物有共性就有特性,这是伏笔,以后再讲。结论成立了,它又能推理出什么重要结果呢?

依据“文字性特征”,把汉字和常用偏旁拆分成笔画和笔画组合是无理的,汉字是有生命的,不能把汉字的活力弄没了,所以,我们有如下两个重要结论。

依据定理

可拆分的汉字和常用偏旁,是拆分汉字结构的依据。

也就是说:一个汉字或汉字中的某一层结构,如果里面有可拆分的汉字或常用偏旁,就可以拆分;否则,就不可以拆分。

如:挥,可以拆分成“扌+军”;军,可以继续拆分成“冖+车”。

“凭什么拆分汉字,或者说拆分汉字的根据是什么”,一直以来是个空白,汉字拆分因人而异,没有统一的结论,这对汉字教学、汉字编码十分不利。有了依据定理,汉字拆分向规范化和统一化迈出了关键的一步。

依据定理换一种说法,就是另一个重要结论。

判定定理

没有可拆分的汉字和常用偏旁,是最小汉字部件。

这个定理太重要了。第一,它丰富了不可拆分的内涵,远远超越五个公理的范畴;第二,它把“不可拆分”的判断,从五个公理的没有可操作性,转变成了极易操作。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前面的98个最小汉字部件,它们的判定工作已经简单到了极致,“一目了然”,汉字的境界因此为之一变,焕然一新。我们来看一看(P)

同时,与五个公理配合,又得到了123个最小字部件和常用偏旁:

西

举例:

里,有人将其拆成“田、土”,公理说:单笔画不能断成两截;也有人将其拆成“日、土”,公理说:交叉不拆;所以,“里”是最小字部件。

重,字谜说“千里为重”,公理说:单笔画不能断成两截,所以,“重”是最小字部件。

至此,我们分两步得到了221个最小字部件和常用偏旁。以往,这些部件杂乱无章,无从记忆;如今,“不可拆分的结构特征”令它们头顶标签、鹤立鸡群,不仅判断上一目了然”,更为宝贵的是,它们“无须记忆”!

终于看到这4个字了!我们千辛万苦、绞尽脑汁地寻找汉字规律为的什么呀,要的就是这4个字,就是要论证汉字部件没有记忆问题。

举个例子,让你识别一本书中的“木字旁”汉字,你会去记忆字典中500多个木字旁汉字吗?不会的,认识特征“木”字就可以了,多简单哪!

介绍到这里,您是否感受到汉字魅力的汹涌澎湃呢!不过,目前还仅仅是解决了“文字性部件”字部件和常用偏旁的记忆问题,笔画部件呢?汉字部件之所以无法记忆,笔画部件才是最大的障碍呀。革命尚未成功啊。

3、消失的记忆问题

这时,文字性特征又一次显现出它的巨大威力,它告诉我们:记忆笔画部件“没有必要”!不用记忆。

例如:巧(工、丂);

沈(氵、冘);

决(冫、夬);

通(、用、辶)。

只要认识文字性部件“工、氵、冫、用、辶”,就可以正确拆分汉字,无需记忆其中的笔画部件“丂、冘、夬、”。而且依据判定定理,“笔画部件,无论笔画多少都是最小汉字部件。”

笔画部件无需记忆,文字性部件不用记忆,同时,文字性部件是结构最简单的汉字和常用偏旁,绝大部分属于小学教学范畴,所以,以大众汉字文化为背景,汉字部件没有记忆负担!

齐活啦,拨云见日,柳暗花明,奇迹呀!当年,寻找汉字规律的初衷是想知道形码为什么不行,汉字究竟行不行,没敢奢望会有奇迹发生,然而,事实证明了汉字的伟大,证明了古老的汉字依然具有蓬勃的生命力!

笔画部件无论多少,都不需要记忆!这既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结论,也是一个出人意料、让人感慨的结论。它让我想起了国外电影的一个场景,唐吉诃德大战风车,唐吉诃德是小说及电影中的一个人物。风车是一个假想的敌人,这很直观,与假想的敌人作战怪可笑的,然而,现实中这样的事情还真不少,妖、魔、鬼、怪都是人们假想出来的,汉字部件记忆问题不也是一个假想的敌人、一个射不中的靶子吗?笔画部件本不需要记忆,然而,由于以往没有发现文字性特征,没有将汉字部件区分成文字性和非文字性两类,主要矛盾被隐藏,真相被蒙蔽,人们为此攻关多少年,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呀,汉字甚至面临着拼音化岐途!是汉字规律这面照妖镜,还汉字一个朗朗乾坤!

汉字部件记忆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,“字根集”的历史使命自然也就结束了。

什么是最小汉字部件,如何判断它,如何记忆它,以及汉字拆分依据等等,其实都指向同一个大的问题,这就是“汉字拆分问题”。“五个公理和文字性特征”,通过量化汉字结构,还原了汉字简洁清晰的结构特征,这对汉字而言意义深远。五个公理和文字性特征”就是汉字结构的“文字性特性”,汉字结构的两大规律之一。

现在,大家可以看一看身边的汉字,你会发现汉字结构原来如此清晰,根本不需要刻意地“拆分”,足以媲美拼音文字。

汉字结构文字性特性可以很好地解决95%以上汉字结构的拆分,另一小部分汉字的拆分,则需要汉字结构的稳定性规律来进一步诠释。


4、正确处理两个关系

汉字拆分问题解决了,那么,它与以往汉字拆分的关系有必要说清楚。过去有代表性的汉字拆分大致可分为两种:文人式的汉字拆分和文字学式的汉字拆分。

(1)科学与艺术的关系

文人式的汉字拆分比较“艺术”。我们举个对联的例子,也来放松放松。

上联:千里为重,重山重水重庆府;

下联:一人成大,大邦大国大明君。

对联很工整,是一个拆字联。这个对联有个小故事。说的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时常微服出访, 一次, 他来到一个小酒家, 在他邻桌有一个秀才正在借酒浇愁,但见秀才眉清目秀, 一表人才, 便搭讪道:秀才郎,府上何处? 秀才答道:舍间重庆,“舍间”是对住处的谦称。“重庆”,好兆头, 朱元璋心里高兴,便出了上联“千里为重,重山重水重庆府”,千里二字合起来便是重字, 重庆在长江及嘉陵江的汇合处, 所以说重山重水重庆府。那秀才见朱元璋气度不凡,便知此人非富则贵, 何妨恭维几句呢, 略加思索,对出下联“一人成大, 大邦大国大明君”。一人合起来是个大字,三个大是说大明朝地域广阔, 皇帝英明。朱元璋听了自然高兴了, 重重打赏了秀才。故事挺有趣,真实与否不是我们要探讨的内容,我们来看一看拆字。

第一,“重”字拆成“千、里”,是将重字中间的“竖”断成两截;第二,“大”字拆成“一、人”,是将交叉笔画给予了拆分,这都是五个公理所不允许的。但是,这两个汉字不仅拆了,而且,生动有趣,如何理解这种现象呢?

不拆是“规律”,是科学;拆是“艺术”,它们是汉字的两个方面。这就好比开车,你车技好,尽可以去越野、漂移、甚至是表演;但是,上了公路就必须遵守“红灯停、绿灯行”的规则,虽然它非常简单。领域不同,表现的形式也就不同,不矛盾。

汉字是图形文字,有其特有的艺术性:占卜、算命、对联、字谜、酿名等等,文人以此展示才华,汉字因此充满魅力。但是,汉字也需要科学,忽视规律让汉字付出了巨大代价,且不说汉字自古就难学难记,仅就汉字输入而言,不仅投入的人力物力难以计算,汉字拼音化倘若成真,方块汉字将成为历史,所谓的艺术也将消失,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呢!从这一角度出发,科学对汉字而言似乎更迫切。

(2)承前与启后的关系

文字学式的汉字拆分严谨而保守。它依据汉字的演变轨迹,遵循“独体字不拆,独体字构成合体字”的原则拆分汉字。不足主要有两点:一是能说清演变过程的汉字是有限的,无法形成完备的体系;二是具有文字学家汉字素养的人太少了,无法推广,没有实用性。

举个例子。“吕”由两个“口”构成,俗称“双口吕”,既简单又直观。但是,有的专家对此存有异议,因为,“吕”在过去是独体字,在两个口之间还有一小撇。

尊重过去与服务现在,究竟以谁为先呢,这个问题与相声里的“关公战秦琼”类似。前者好比是汉字的考古学,研究的是汉字的过去;汉字编码研究的是现在,为汉字信息化服务,两者同为汉字服务,是承前启后、彼此互补的关系,不应该矛盾。汉字从甲骨文走到今天,本身就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发展过程,研究汉字同样离不开发展的眼光和与时俱进的精神。

我们用两节视频打开了汉字结构的大门,编码信息十分丰富,信手拈来,那么,汉字输入是如何兼有音码和形码优点的呢,我们下一讲再见。

谢谢大家!



版权所有:沈阳平宇科技有限公司   备案号:辽ICP备16006081号
电话:18302457806 邮箱:ypzbm@vip.163.com
网站建设:恒昊互联网络